爺亨梯田
小時候,父親曾帶我看過一片梯田,靜靜駐在山中的,遺世自得。這是爺亨梯田,不知從何時開始,我就很想再去看看這心中的畫面,儘管聽說近年來已不再種稻,秋收時的黃金梯田情景已不復見,但改種植的水蜜桃屬於拉拉山的品種,亦負盛名。

爺亨部落有復興鄉內僅次於角板山的第二大台地,早年日本人在此地推廣種稻,才有了這片山坡地的梯田景象,屬河階地形。當時日本政府動員當地泰雅村民建造了超過1200階的梯田,曾為此地帶來一時安定。本社的泰雅語地名叫做爺亨(Zihing),意為上午陽光難以照到之地,因東、南兩側都被高聳的山頭圍峙,每天上午都較晚才照到陽光;亦有另一種說法,為溪邊台地之意。在糧食依賴農耕的早期,此地並非作物易於耕作的地點,且附近的小溪又含有高濃度的礦物質,飲水非得從遠方接引過來不可,所以儘管爺亨腹地寬闊,在早期卻無法形成大型的部落,主社反而在對岸向陽的武道能敢(今日的三光村)。

 

前一晚,我就計畫著要去找尋爺亨梯田,並興沖沖在FB上寫下「好,早點睡,明天來去北橫一日遊。」沒想到天公不作美,第二日天灰灰的,查了一下氣象預報,桃園地區降雨機率60%。

「陰雨天一個人跑到山裡面有點危險吧?我雖然很想出門走走,但不用冒這樣的危險啊!」我給了自己很多藉口,一個人的日子,常常就在自言自語及內心交戰中渡過,而最後常常不了了之。

「那 .... 去台北吧?一個人也可以去逛街啊!或是去淡水走走之類的 .... 」

二姐在Facebook上給了我一個台北目前出太陽的訊息後,更確定了我的想法:「就去台北吧!」儘管嘴巴這樣說,身體卻不由自主抗拒著,幾乎是用盡腦部剩下的意志力,才拖著我的身體出門。

往車站的路上我又茫然了,完全處於一個失神狀態,出神地騎著車:「我到底該去哪裡啊?」心裡一直湧現「台北」兩個字,但腦海中卻一直浮現著那片記憶中的梯田景觀。

我想,我還是不能違背心中的渴望吧?管他是不是會下雨,薄外套、雨衣帶好,就算下雨我也要找到我要找的東西,反正又不是沒在大雨中旅行的經驗。

出發吧!尋找心中的畫面。

 

從中壢過去,走龍岡路接仁和路到大溪後,左轉替代道路往慈湖前進,再繼續往復興去,我們的目的就是要進入台七線,也就是北部橫貫公路,一路上沒什麼難處,風光明媚,大膽行去便是。從中壢到爺亨單程約60公里,油料補給可選擇在大溪或角板山,山區可好好享受山林風光,不用刻意趕路,約排定四到五小時即可。

羅浮的溪谷
風光明媚的羅浮,意外的是,雖然和平地一樣,天空依舊灰濛濛,但山間卻有陽光灑落,不由得暗自慶幸自己還是跑進山裡了,基本上能到山裡當個半天野孩子,愉快地在山裡奔馳著,對我而言是相當幸福的事。

羅浮教會
美麗的羅浮教會

Amazing!!
山裡就是處處有這種驚喜的景色,也許在下一個彎後,或是一下數層樓的懸崖邊,這是我最愛的山林畫面。




很美麗的風光,順便拍了影片測試GX1搭X鏡的Full HD畫質,以攜帶性及畫面的呈現來說算是相當滿意,可惜手上沒有超廣角7-14,不然應該會更有看頭吧!然後光圈忘記鎖,畫面忽明忽暗大家就暫時忽略它吧!以後我會越拍越好的!

有熊出沒!!
高義部落路邊的熊石雕。

比亞外部落
比亞外部落(Piyaway)門口,又稱里安,是一個不足百餘人,約十餘戶人家,動物比人多的泰雅族小部落。這讓我想起我們台東的興昌啊!興昌也是海邊的阿美族小村落。

往三光去
努力前行至台七線44公里處,可以看到岔路,一邊往巴陵,另一邊則往三光,雖然要去爺亨部落,須經由巴陵繞過去,但如果是要觀賞爺亨梯田的景觀,就要右行往三光去了。

道路坍方,請小心。
途中有數處因道路坍方還在施工,經過時要小心啊!

爺亨梯田
終於看到爺亨梯田啦!在三光這邊的道路旁是觀賞爺亨梯田最好的地點,如果我們過去爺亨的話,就只是感覺走在一條鄉間小路上,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哩!

爺亨梯田
爺亨梯田
拉近後,可以看到相當整齊的梯田排列著,不過現在不種稻了,改種水蜜桃。


可連到Youtube去觀賞1080的畫質。

爺亨梯田
啊!終於看到了想了好幾年的一個畫面,心情滿足了,肚子也餓了起來,下午四點後,山區氣溫會開始下降,儘管在這夏季尾聲,還是需要帶件薄外套在車廂內,尤其我們這種機車族更是馬虎不得。

角板山的炸菇菇!!
回中壢的路上,經過角板山,才發覺自己飢腸轆轆,這時候一定要來一份炸香菇的啊!角板山商圈裏頭沿路都有得買,鹽酥菇一份50,剛炸起的各種香菇、杏鮑菇、秀珍菇等熱騰騰的,外皮酥脆、內裡滾燙多汁,再撒一點點胡椒粉與辣粉,對於這近尾聲的半日行實在是完美的句點。

你也有想見的景色嗎?找個假日好好下定決心後,去享受追逐的過程吧!即使只有一個人也是相當愜意的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This is Ming Blogging..

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